目前日期文章:2009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jpg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一名記者的執筆工夫從文字上是明顯可見高低的,但一段文字所顯影的對象該如何被客觀的對待又比這執筆功夫難上加難了。兵乓三生有幸可以受到破報對隱流文化 的關注,這事對乒乓來說是值得開心地,但同樣地也給了我們大家反省的功課,針對破報記者陳韋綸採訪乒乓所撰寫的文稿<廢工廠‧交換‧展覽空間的想像 翻轉─訪問乒乓創作團隊>,乒乓可說是撿了現錢打酒來喝,但這喝過之後所吐之言究竟真如文中所述,外人真是不得而知,就算是局內的也未必相當同意, 所以這當是回應的時刻乃是對文中一些醒目的對象做更明確的澄清,同時亦對破報記者報以疑且敬的型態來說話了。

姑且不論這篇報導文是否具備了採訪先前坐望觀之的思維,在這樣短的時間裡頭,記者連番拋來的問題,乒乓內部是朗朗而談,但可否如同文題這般適切,看起來是 稍有差池的,一方面這引用受訪者所道之言,乃有前後文的扣連,但與書寫者所思想的不可能不謀而合,怎能這樣連成一氣,這氣來還不打緊,打緊地是這說話的對 象都乃藝術圈之前輩,是乒乓做為後生之徒皆引以為範的對象,但並非視為前車之廢啊!撰文者恐怕是不理解這箇中關係才誤造了文義,寫來好似乒乓佔到了絕佳的 姿態,亂說話亂咬人了,這縫實在太大,乃至於引起理解的人都醒了過來,越想越奇,乒乓孩兒不怕大家來告一狀,就怕此文成了小人喊殺頭的證據,還請各方前輩 見諒。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