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最遙遠的路
詞/曲:胡德夫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
你我需遍扣每扇遠方的門
才能找到自己的門  自己的人
..........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來到最接近你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來到以前出發的地方
這是最最遙遠的路程,來到最最思念的地方


情感相遇是不可言喻的奇妙,分離告別是需要學習與勇氣,分手不是不再相見就能繼續各走各的宿路。莫子儀飾演的錄音師小湯孓然地前往東部錄下”Formosa福爾摩沙之音“,看似灑脫,實則他的心裡狀態還停留在那個和她一起約定的過去,所以一股傻勁地錄下各種聲音,不間斷地寄給她。直到賈孝國飾演的心理醫生以角色互換扮演的心理治療手法,請莫子儀扮演她並對扮演莫子儀角色的賈孝國說話,這是一場對過去情感真正告別的心裡儀式,莫子儀在這場戲裡的痛哭,演來真摯令人動容,我坐在黑暗戲院裡,淚水滑落沾溼一大片衣襟。片中三位主角的異地旅行行動都試著放下對過去的執著,我相信導演也在處理自己告別情緒,悼念不告而別自殺的好友,藉此放下心中的思念與執念,讓該過去的過去,Let it be。

對於過去緬懷的議題,也隱喻在”錄音帶”上。錄音帶幾乎已被時代宣告淘汰,當今誰還聽卡帶?現今mp3技術不僅體積小,更強調原音重現不失真。從低技術演進到高科技,原音的重現再現不是難事,但過去,其簡單純粹卻在日新月異的科技產品潮流下悄然逝去。以卡帶及實郵件寄送為主要表現,從物質層面暗喻一種對過去執著的情感。

這部片有某種很寫實的風貌,不論是風景或者聲音,甚者,演員的情感也很真實。我想我好像開始懂了台灣近來國片中的某種寫實性與其情感脈絡。


阿才,我們突圍了─林靖傑(《最遙遠的距離》)訪談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