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時,我住14區某棟公寓的五樓(=台灣六樓),是頂樓位置。每天早上及睡前,總愛賴在廚房的窗台前,看看窗外的天空、聽聽巴黎街道的各種聲響。

對街樓房的頂樓有個小花園,每天早晨及傍晚,對面那戶人家總會在小花園裡用餐,早晨是老伯伯一個人悠閒看報吃早餐居多,晚餐時分則會有其他家人加入。我也看過其他其他個敞開窗門裡家庭用餐的情景,同時也從這扇窗看過對街小咖啡館的客人在小圓桌上用餐點。這無關偷窺,倒是一種觀察,多少帶一點異國浪漫情懷的眼光和態度。

通常是不想事情的多,吹吹風,聽聽不遠處小酒館的鼎沸樂曲和人聲,只有在7/14那天多了煙火燃放聲,我所在的建築物不高,巴黎鐵塔又太遠,加上天黑已經是晚上10點之後的事,所以我和旅伴決定在電視新聞看見國慶煙火就好,嗯~~說真的,101的煙火還比較炫麗。




最近老是在Murmer一些暑假去巴黎的事,已經有一陣子沒寫藝術小講堂的東西。這種狀況,老早就覺察到,不是沒學到任何東西,不是沒有進展,其實,看了很多,不論國外或台灣的藝術,腦裡也轉了很多想法,可是我下不了筆。常常我看完某樣表演,某件作品,某項展覽,腦裡裡就浮現了一些想法,也會紀錄在隨身的小本子裡,可是過不久,又會冒出新的觀點,推翻了先前的觀感,不停辨證的結果就是頭痛,我只好放空休息。

頭痛,更大的主因來自於對自我學習方向的質疑。在阿輝帶的冥想課中,已經連續兩次發現我處於某種逃避厭倦的狀態,我真正想要的是能執畫筆、能創作,當初拼命唸書說什麼也要進藝術大學就是為了要圓創作夢、更接近創作的環境,可是目前我的狀況只能在理論上轉,一堂和創作組同學合上的課,我是唯二沒有創作背景的人,同學能看出作品的做法、筆觸,我心底有那麼一丁點的自我否定感,雖然我能看出其他的問題,可是,心底還是小小難過了一下!寫不出文章我也一直責怪自己,頭痛欲裂....

一直在想要的目標事物外圍繞,目標近在咫呎,伸手卻搆不著,頭挺痛的!不過,至少要慶幸,我目前看見了整個糾結的情形,需要一點點把結解開。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