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去年台灣藝術市場的急遽變化,〈當代藝術新聞〉於20071211日獨家專訪元大金控集團總經理馬維建。作為一個長期支持華人藝術的資深收藏家,馬維建對於2007年藝術市場的狂熱現象感觸良多,甚至語出驚人地表示「現在的藝術市場已經嗅不到對藝術的愛和正確的價值判斷取向,活像是金光黨」!以下為他的看法整理,不代表本刊立場。(孫曉彤/台北專訪。原刊載於〈當代藝術新聞〉2008.01)



 

 


 

 

藝術市場若沒有真正的藏家還能玩下去嗎了?

 

        回顧整個2007年的藝術市場,只能用一個「亂」字來形容。如果一定要用其它的形容詞,那就是「假」,許多參與的人都在騙!騙別人也兼著騙自己!現 在已經沒有真正的收藏家了嗎?如果大家把藝術當做投資,今天買、明天賣,那和股票市場有何差異呢?藝術市場如果弄成這樣豈不難看!今天的藝術市場,在收藏 的概念上出了問題,比方說,中國當代藝術在拍賣場上屢創佳績,但這些畫很可能都是助手或學生畫的,那這個作品有價值嗎?我還曾經得知,某位畫家的手已經好 幾個月沒沾過顏料,作品都全是由工作室的大批助手畫的,畫布一捆一捆的用,你要一個10米的,就畫一張10米的;這次不夠大,下次還可以畫15米的。其中的危險在於你怎麼知道你手上收的是畫家最大最好的作品?你怎麼知道這是不是畫家親手畫的?按目前市場上流通的大尺寸作品和數量來判斷,這些所謂中國當代藝術的大師們,就是不吃不喝、不拉不睡,都畫不出這麽多數量的作品。這和已經蓋棺論定的大師不同,大師畢生的作品有許多紀錄可供參考,什麼是大師的A級作品,一看就明白;但這些中國藝術家不同,你收了他一張10米的作品,明年這還是不是他最大、最好的?這就是「騙」的一種,這些號稱是藝術家的人,在世都不創作了,他過世之後還有幾十個跟他畫的一模一樣的人,你怎麼辨別真偽?藝術是這樣「玩」的嗎?

         而這些藝術家的作品在拍賣場上拍出了幾千萬港幣的高價,這個大家私底下也都知道是談好了條件的、是特定的人去頂價的,你看到的成交價根本不是實際成交價, 太多檯面下的事情在進行,大家都用「騙」的心態在包裝,藝術市場本來不就是應該乾乾淨淨、大家進來陶冶身心的嗎?所以常有人問當代藝術市場會崩盤嗎?以我 來說,藝術是不會崩盤的,只有被那些人刻意炒作,玩到膩的東西才會崩盤!這就像是以前台灣股票市場的主力作手,你會進股票不是英雄、沒人信你的話就是傻子。

 

 

拍賣會是藝術市場的真象嗎?

 

        其次,拍賣市場水準參差不齊,有些畫假得笑死人也上拍場,當然藝術品真真假假問題很多,但是拍賣公司的專家若專業知識還不如收藏家的時候,請問是買家該付commission給拍賣公司?還是拍賣公司該付學費給買家? 2007年還有個拍賣場的怪現象,就是藉拍賣胡亂拉抬作品價格,然後亂栽贓。春拍時,有一張80年初期的趙無極在拍場做到一億多台幣,我和這家拍賣公司從不往來,但卻有人向我徵詢說這家公司的員工向其表示那件的買家是馬維建。也有媒體不經考證,道聽塗說地任意報導那一位收藏家買了那一張畫,請問,這類的藝文八卦裡面又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

另外,把趙無極80年代的作品做到上億元,這讓趙無極老先生情何以堪!又如去年年底的秋拍,台灣藝術家郭維國和楊茂林也被做到上千萬,大家知不知道,郭維國在台北大未來畫廊一張是幾十萬台幣的價格,一年以內把他做到一千六、七百萬台幣,這真的是荒唐!

          2007年 對我來說是非常不舒服的一年。不僅好的藝術品很少出現在拍賣場,整個市場充斥的就是「騙」。比如說某家拍賣公司的封面趙無極作品原本是我的--那是我的一 個朋友,說有一位收藏家很想要一張好的趙無極,前後跟我提了三個月,我並不曉得那是誰,只心想:「竟然有這麼好的收藏家!」所以我後來讓了一張趙無極給 他,沒想到過了兩個月,我就在〈當代藝術新聞〉的廣告上看到!我收的趙無極每一張都是心肝寶貝,為什麼要這樣騙呢?拍賣的時候,拿我這張畫的人還坐在場中 央,和一個電話買家頂價,最後他又自己頂回去了。為什麼要玩這種遊戲呢?如果他不喜歡這件作品,我可以原價買回來的。大家看到了這些假象背後的事實,2007年這個樣子,你覺得2008年會好嗎?

         我想這次被頂到上千萬的郭維國和楊茂林一定很難過,兩位藝術家都是老實人,他們一定都慌掉了:「過去買我作品的人,會不會都倒出來?」我透過大未來畫廊告訴郭維國請他放心,當時郭維國在大未來展覽,我是opening後過了一個禮拜才去看展,我仔細看了很久覺得郭維國的作品很好,但當時郭維國一張畫都還沒賣掉。後來我選了三張我覺得最好的作品收藏,就算今天人家把他做到一億,我這三張最好的作品也不會倒,只要他繼續好好的創作。

我不理解,為什麼市場上要做這種無謂的事情,好像騙一個傻子算一個,這麼多的熱錢去炒石油期貨就好。短短幾年之內,原本很好的收藏家好像都變成了炒手,實在覺得很可惜。

 

 

理性式微‧虛張聲勢

 

        我對參與現在的拍賣和預展,腳步是猶豫的。周圍也有朋友看見拍賣的成交紀錄都要我來募集一筆藝術基金代為操作,我都拒絕了。因為我知道自己會有很嚴重的利益衝突,好的藝術品收到後為什麼要賣?但人家的資金不可能跟你玩一輩子。

有這麼多藝術市場的黑暗面,我可以很坦白的說,藝術市場讓我憂心忡忡,也許只有那天真的崩盤之後才能回歸真正的理性。有人告訴我這次羅芙奧拍賣林風眠作品流標得很嚴重,為什麼?大家應該理性地想想其中的原因。這批是香港某收藏家的東西,10年前我就把他手上最好的林風眠挑走了。後來香港的佳士得也跟他徵件了好多次,剩下來的那批作品是連畫廊都不好處理的東西,居然會被拿來當作A貨在拍賣、在估價,流標是理所當然的。好的東西價錢就該上去、不好的就該流標。甚至還有人傳聞,這麼多的林風眠是不是馬家財務有問題在倒貨,我聽了都覺得很可笑。其中只有一件的確曾是我的,2006年春天在香港佳士得落槌100萬港幣加了佣金港幣120萬元賣出的,居然一年半內估價漲到1,300多萬台幣!拍賣公司真的不曉得現在有《藝術年鑑》這種東西嗎?

如 果現在大家都喜歡把藝術市場當成股票炒,千萬不要忘記,當藝術品沒有人收的時候就沒有流通性,不像是股票或房地產殺到基本面還有人要,藝術品是人家覺得不 喜歡就沒有人要的,大家千萬不能盲目地把這些當作炒作或投資項目,好的藝術品可以投資,但前提是你一定要喜歡它。我覺得現在許多的大眾媒體去報導藝術投資 是對的,但吹捧就值得商榷;媒體用正面的角度去介紹和教育大眾,可以幫助藝術普及,但若用的是吹捧,就有危險了。我看過有的報導寫趙無極之所以會漲,就是 因為馬家鎖了很多籌碼,這就是把藝術品當股票,用主力進出的邏輯在分析,這種觀點是有問題的。如果大家不喜歡某個藝術家、不認同他的創作、不喜歡他的作品 在牆上,他的作品就不會漲。像我當初買趙無極的作品,我也沒有預期他會漲,只是覺得看了他的作品可以讓我心裡很踏實、很平靜,掛在牆上幾個月我都不想拿下 來。

這次蔡國強為APEC作的那件作品,破了所有近代畫的紀錄,我很替蔡國強高興。我不認識他,但我必需承認這件作品讓我看了感動。可是你得想想,蔡國強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藝術家,你有沒有把握在他未來1015年最壯年的創作期裡,沒有更大更重要的作品出現?他如果是個好的藝術家,未來當然會有更好的作品出現,但當更好的作品出現時,這件作品的價格該怎麼看?從另一個面相來說,如果他一輩子就這件APEC作 品是最好的了,你覺得這個藝術家可以收嗎?這是一件好作品,無庸置疑,但我必須承認,這個價錢我追不上去。「因為中國未來經濟勢力很強,中國的藝術就該漲 上去」。這是誰說的?理性的分析客觀條件,中國未來經濟力強是確定的,但藝術的變動因素很多,這都是在價格上必須考慮的。

我 對當前的藝術市場很悲觀,可以用虛張聲勢來形容。藝術市場靠的是錢堆出來的,在全球景氣歷經了這麼多年的大多頭之後,一般預估明年的美國經濟會因為次級房 貸而走下坡,而這也會影響歐洲和亞洲,藝術品在這樣的環境下有這麼高價,合理嗎?又如郭維國一年內從幾十萬變成上千萬,就算台灣有10﹪的GDP成 長率,這樣的價格合理嗎?我很心疼這些無辜被捲入的藝術家,糟蹋了好的藝術家。畫廊若要保護旗下好的藝術家,必須要以好的作品透過展覽或拍賣,持續向國際 介紹給廣面的收藏家,在市場中畫廊的參與無可厚非,但畫廊不可以參加炒作,就像是媒體站在推廣的角色一樣,其他的部分則要看收藏家喜歡藝術家的程度。

我是以很理性的角度在看事情,但有些人卻樂此不疲地在玩著自欺欺人的遊戲。2007年整年檢討下來,讓我很難過,身邊有好多朋友都非常熱衷藝術市場,他們被激得有種非買不可的感覺,許多以前從沒買過作品的,都大筆大筆的往裡頭砸資金,每一個號稱收藏家的都變成小的dealer。看到郭維國的例子,我難過的是藝術家和畫廊都沒有參與炒作,大家也都知道那件作品是誰送的、誰去拍回來的,何必呢?雖然我有很多趙無極的收藏,但當趙無極普通的作品出現時,關我什麼事?當我需要補的趙無極畫作出現時,在合理的價錢內我當然會去拍。

        有些時候大家都在透過拍賣創造假象,摸著良心說,這些拍賣會真正成交的比例是多少?大家好容易被激,我聽說有個收藏家到拍賣場買了一張80年代的趙無極,因為他身邊的dealer告訴他:「馬維建最缺的就是80年代的趙無極,你買了之後至少在80年代的趙無極裡你就贏他了」。我其實很低調,我去的畫廊只有大未來一家、唯一認識的古董商就是大衛古董,除了每年元大月曆出版的12件作品外,我都不希望自己的收藏品曝光,但似乎外界傳言到,全世界都知道我的收藏長什麼樣子他們怎麼知道我沒有80年代的趙無極?Dealers為什麼不能站在正確的立場,引導收藏家「這是一張好的趙無極的畫,所以值得收藏」。藝術是陶冶身心的,但外面卻都在騙,我雖不確定自己有幾張80年代的趙無極,但光在腦子想一想也知道至少有10張!

 

 

對藝術品要有愛

 

看 到藝術市場的亂象,實在很難讓人開心得起來!因為愛好藝術,也愛護這些藝術家,所以我想說一些持平的話,絕對沒有任何人身攻擊的意思。對藝術品要有最基本 的愛,不只是把藝術品當成可炒作的對象。以中國當代來說,大家有沒有讀過中國近代史?在晚清末年中國最弱時,在沿海地區有許多專賣給外國人的貿易畫,貿易 畫的題材只有兩種,一種是海港風景、另一個是扣子解開、半躺在床上的仕女,這種仕女畫是對中國女人的污辱、是對中國潛意識的藐視,也是迎合外國人的品味,外國人想看的中國畫; 現在回過頭來看,像是某位專畫反革命主題的畫家就讓我很不認同。現在資本主義在中國如此興盛,畫家還畫反革命的題材是非常諷刺的,他在文革的時候在做什 麼?在六四的時候在做什麼?在中國太平盛世的時候來畫外國人想看的反革命題材,這不就是另一批的貿易畫嗎?另一位畫嗤牙咧嘴的中國人也同樣也是貿易畫,他 們的藝術性在哪?當然安迪沃荷說的名言「You see what you see.」告訴大家不要去想那些背後的意義,我當然可以不要去比較這些東西和趙無極詩意的東西的差別,但這些東西仍然只讓我覺得是膚淺的貿易畫罷了。花了幾千萬、幾百萬買到的只是一張貿易畫,而且他還能再畫幾十年、而且他還有一批徒子徒孫幫他畫,這種畫,可以買嗎?外國dealers介紹一位中國肖像畫家時,稱他是中國的莫迪里亞尼,這些外國人真的摸著良心認爲,這位畫家筆下的人像作品有莫迪裏亞尼的水平嗎?還是算準大部分中國收藏家未能親自目睹、感受到莫迪里亞尼真跡的感動,說穿了,這不就是在畫遺像而已!拿著許許多多類似中國人的遺像,去比20世紀最重要的西方肖像大師,實在是自曝其短、異常諷刺。大家應該更面對現實、更務實一點。外國的dealers自己也在害怕,是不是奧運結束後中國就要回檔了?趕快在這之前倒給中國人,因為中國人常會盲目的追隨。

大家都在掩耳盜鈴、自我滿足,幻想著藝術市場還要大漲,這無疑是自欺欺人。我還會繼續收藏藝術,但我買的是我需要的、好的東西;趙無極的畫我已經有許多了;我還需要買到兩倍或三倍多嗎?2007年香港蘇富比張宗憲的專拍,我買了其中一張林風眠,買到這件作品我好高興,因為我等了17年!1991年我唸完書回台灣看到過期的拍賣目錄,那件作品就在裡面,我當時根本沒機會接觸到那張作品,後來得知成了張宗憲先生的收藏,曾幾何時,過了17年,這件作品又流出來了,我好高興,我一定要拍到,因為我不曉得是否還願意再為這張畫再等下一個17年。我覺得看藝術、看作品應該抱持這樣的心情,現在大家對藝術品似乎都缺少愛;我在買第一張林風眠時從不期待他會漲,我的第一張趙無極是120號的狂草、200萬台幣,當時有一位好朋友還告誡我:「趙無極可不是林風眠,趙無極是有國際市場的,要花很多錢」。當時我還很擔心,兢兢業業的。

當 你跨入了收藏的門檻,你就會很享受藝術進入你生活的感覺。買郭維國的時候,我還建議他應該怎麼修改他的作品、怎麼畫會更好,當時畫廊還把郭維國找來,我們 一起商量應該怎麼修改作品會更好,結果郭維國接受了我的想法,把畫中一些地方修改過,所以這三張作品對我來說格外有感情。

10年前我自己在藝術市場玩的很開心,現在我不知道怎麼大家忽然都懂藝術市場了,大家都覺得資金可以無限期的讓價格上漲,你相信嗎?我跟趙無極的太太聊天,她告訴我:「趙老師年紀大了,畫不動了」。整個2006年趙無極只完成了三件作品,其他不滿意的都毀掉了。我聽到這裡很感動,因為藝術家愛惜自己,才會贏得尊重。如果這個標準是對的,其他那些藝術家跟印假鈔有何不同?這樣的市場能撐多久?這種歹戲還能拖棚拖到什麼程度?大家都說A貴,B也該貴了;誰貴了,誰就該追價,股票都不一定是這樣了,更何況是藝術!大家都把股票操作的心態帶到市場,我覺得會有人受傷的很嚴重。

2007年的藝術市場簡直就是鬼打架。我說了許多看法,只是希望一些很好的收藏家和無辜的藝術家不要因為這個市場的非理性發展而受傷。中國有句老話說「規矩方圓」,藝術市場可千萬不要玩到無法無天!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