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許家榕,攝影輸出


許家榕  嬉遊城市廢墟

曾是一方家園空間,在人去樓空之後徒留滿地瘡痍,與其說是廢墟之境倒不如說是垃圾場還來得貼切些,觸目可及、可拾的許多物品皆是家人情誼的見證,其中尤以照片最具表徵性,舉如家庭合照、婚紗照、個人頭像等,皆未跟上家庭的遷徙移動而與空間一併遭遇棄置的命運,許家榕不僅循尋廢墟家園中的相片,使其和廢置空間映照對話,更刻意擺弄照片等物的姿態,致使場景呈現似有人為卻又隱身的詭譎氛境,例如《鏡子》和《家庭聚》中便刻意借用鏡子製造不在場,這不在場證明意圖思考並揭舉空間變遷無形中有雙巨大的操控魔手。循著這樣的思路,許家榕的視角從家園廢墟拉抬至社會都市空間,錄像作品《生存景視》中曖昧閃現的警局畫面,表徵著社會空間運作的法理操作,這法理的操作模式還過於龐雜不竟能全然窺見全貌,但其運作的荒謬與霸道,卻值得我們一再思忖!



家庭戲,許家榕,攝影輸出



柚子。保麗龍 2007 油彩畫布 65X53


陳宏群  靜物寫實中的真情

從作品不難想見作者靜物寫實功力的深厚扎實。無論是光滑的大理石面、繡蝕的鐵捲門、寶麗龍的平滑表層與顆粒內裡等,此些無機物的表面質感肌理均一筆一筆細細繪描,栩真地彷若垂手可得的眼前之物,當然更是一楨超級逼真的照相寫實畫;而畫面中的有機物,如玫瑰花、柚子,除了精實的摹寫,更重要的是其生命狀態:多半是處於將近凋零的樣態,例如《柚子。保麗龍》中柚子並非呈現飽滿潤澤之姿,而是表皮水分彈性已失的鬆弛之態,或如《保麗龍。花》嬌豔的白玫瑰只盛開在畫紙上,畫前的玫瑰花枝梗早已是枯黃頹垂。恆存的無機的人工造物與僅有短暫生命週期的有機生物,兩者相倚靠、甚至相映照的姿態,不僅是存/有的辯證,也揭示了靜物寫實中更真實的個人情感思維。



保麗龍。花 2007 油彩畫布 91X72.5


藝術展出訊息:
1.北藝大2008美創造型研究所畢業展《小美,好痛!》即將於五月推出,敬請期待。

2.陳宏群個人油畫展2008/04/01~04/28於金石堂我的藝術空間(
臺北市建國建國南路二段201號的「金石堂‧我的藝術空間」)展出,04/19下午三點開幕茶會。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