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電影台近日猛打著美國版《大家來跳舞 Shall we dance?》的廣告,好萊塢版我尚未看過,倒是周防正行導演、役所廣司主演的日本版好些年前因緣際會觀看過。抑鬱的中年男子與失意過氣的女舞者分別經由學舞與教舞找到情緒與個人價值的出口。我挺欣賞影片中情緒的移轉變化,鬱結的氛圍慢慢地堆疊至沈重難耐,而每天仰望的那扉窗也慢慢地積累而為抑鬱情緒出口的救贖....。好萊塢版本,我想可能比較表達不出那種微妙的情緒轉折,縱使如此,它的音樂和舞蹈動作應該是能令人大飽眼福的吧!

 

-------------------

想了好多年,今日終於和Q去學了國標。華爾滋的舞步總是記不住,恰恰的身體律動還掌握不住,縱然跟不上其他已學過的成員,汗水依然淋漓。

以前常聽人用探戈的進退比喻愛情關係,學了舞才體會到那腳步進退之間的奧妙,而由腳步帶動的身體觸碰更是微妙,通常那並非如電影中挑逗的撫摸,而是舞步移轉與身體扭動時的覷味所致,是言說不出的曖昧。

 

-------------------------------------

上周J調了一杯名叫曖昧的酒,以Vodka為基底,加入少許酸梅汁,最後舀入一匙紅砂糖,不攪拌。初嚐之味是酸酸澀澀,正如曖昧不明時那微微擰結的心事;待酸梅在口齒間停留些許時間,它的微甜勁兒便開始在味蕾間蔓散;而沈澱杯底的紅砂糖,挑起了曖昧的甜蜜高潮。


我問J:如果曖昧以無疾而終收場,那你要調什麼給我?那應該是苦苦澀澀的味道吧!

 

J說:那給你一杯苦瓜汁可以嗎?.....

 


A問:你那"他為我調了一杯名叫曖昧的酒" 是什麼意思?

 

我回:跟妳說了,就一點都不曖昧,不能說出口的最是曖昧呀!

         這樣你才有想像空間咩,就和今年台北雙年展沒有標題一樣!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