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中午搭上了由板橋往左營的高鐵列車,很悠哉地吃完午餐後列車駛進了新竹站。翻開多明格茲的《紙房子裡的人》閱讀。闔上書本不久,列車就即將抵達終點站--左營。

台北-高雄300多公里的路程,這10年來,幾乎各種可能的大眾運輸工具都試乘過,國內航空(剛到北部唸書時還有瑞聯航空 北高航線990元的機票)、台鐵、國道客運,到現在的高鐵,先前最常搭乘的是客運,但單程將近6小時的乘車時間,其實是一件蠻耗損心神精力的事,再三強調舒適的總統坐椅,保證可以睡得安穩舒服些但並不保證做別的事可以平穩,例如閱讀或書寫這件事。萬一遇上國道塞車,真是不知何時才能回家。

而引進日本新幹線技術的高鐵卻試著想帶進準時的觀念。準點發車,準點抵達,既然要講求速度,發車與抵達的時間當然也得被要求。可以想見的將來,高鐵任何的小遲誤,將以放大鏡檢視。慢慢地,或許有種觀點會發酵,即是對於時間,我們將會開始錙銖必較。

那天在左營站下車,在出口處撘公車客運要回高雄市區,客運到處載客繞了一小時才到了高雄市中心,回家跟家人抱怨著說:「客運繞太久了,那一小時我可以坐去台中呢!」高鐵引發的對時間算計,我想將是無可避免的!




高鐵的高速,將原本300多公里費時五六個鍾頭的時間壓縮到2個小時。因為時間的縮短,距離感相形之下也拉近不少,西部一日生活圈將因高鐵完成而指日可待。前幾天在"縱慾"電影的官方部落格上就聽見南部的影迷慶幸著高鐵完成而能北上觀賞不可能會在南部放映的藝術電影,以這方面而言,西部一日生活圈將是個可以好好期待的未來。

因為西部多半是已開發的狀態,所以以高鐵來加速互動連結,我個人是還蠻正向看待的,比方說高雄名為直轄市,在文化發展上常因地處偏僻而遭忽略,素來有"文化沙漠"的稱號,這真是一件很可惜的事,套一句劉文聰的名言:「如果可以當神仙,誰願意當畜牲呀!」

雖然2小時就能完成以往5小時才能達成的事,是件樂事,可是在這已經拼命求快求速度終日壓得我們喘不過氣的年代裡,高速的高鐵勢必會將這份壓迫感推到極致,屆時,我們可能鎮日都將活在對時間和速度精準要求的步調中。你/我,願意這樣過嗎?或者說,我們有心理準備了嗎?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