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s Hartung(漢斯‧哈同。德國不定型藝術畫派藝術家),combat de jacob》

【影】
2007/02/06


夜半,做了個墜落的夢後驚醒,自此翻來覆去難以入眠,側身想抄起床頭上那本石黑一雄的《別讓我走》翻閱。漆黑中,摸不著書本,倒是抖落了一疊床頭櫃上堆放的雜物。睡眼惺忪扭開床頭燈,試圖低頭撿拾散落一地的,伸手卻先摸著了一個小皮套。

皮套是Burberry的黃褐、黑、白經典格紋樣式,套著裡頭一般大台北民眾都會有的捷運卡,只是一般卡,不是學生軍警的優待卡。將皮套湊進鼻頭,沒有嗅到皮套剛使用慣有的皮革味,而是一股淡淡女香,當然我不是《香水》中的葛奴乙有天賦的嗅覺能力,能嗅聞女體香,這股淡雅女香,是香水味,極似〈Pleasure歡沁〉香水,我曉得這道香味的,基底是橙淨花香調,在百合、牡丹、茉莉、玫瑰的前、中味散去之後,留下清新自然的香草後味讓人懷念,她為何會噴灑這款香水呢?


我試著翻遍捷運卡的每一個角落,卻尋不到原持有者任何痕跡,簽名也沒有,姓名貼也沒有,甚至連刮痕都沒有。於是我將注意力拉到Burberry的皮套上,皮套很乾淨,沒啥髒汙,也沒啥磨損,像是剛使用不久般,但是此刻無法成眠興起當偵探癮的我,在縫線上發現了蛛絲馬跡,近眼一瞧,是水性筆的痕跡,這似乎和會維持沒有刮痕的捷運卡,會保持皮套成嶄新狀態的習慣有點矛盾!

原本持有這張捷運卡的,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孩或者女人呢?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