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放學後,午後陽光還曦亮著,打在少了讀書聲的校園,多了些舒服。播放著亂存在電腦裡的中文歌單,兩三年來沒有更動的歌單,隨著歌聲放送,一些塵封的往事通過樂聲湧現。

而樂聲響起黃鶯鶯的「黑夜白天」,想起了那個男孩,用男孩這字眼有點彆扭,畢竟他虛長我不少年歲。怎麼認識的,一時也說不上來,怎麼熟捻到他會跟我吐露心事,我也忘了,只是我至今依稀記得一些他說過的故事:被初戀女友的家人用掃把轟出家門,只因為他當時窮;在英國留學期間對他照顧有加的日本女友,前輩子曾是他的親人;結了婚的前女友恰好住對門,他每日在窗前擺上一大束新鮮玫瑰遙祝婚姻生活不順隧的她.....。每當他提及這些,不免唏噓感嘆,但也只是輕輕嘆口氣,然後又說些別的話題。只是有那麼幾回在半夜接過他的電話,另一端的他早已喝得濫醉,他的醉是一瓶一瓶紅酒灌,有時說些我聽不清楚的醉語,有時隱約能聽見很些微的啜泣聲....

那時,有一齣彭于晏和韓國合作的偶像劇"戀香",劇情裡有追溯前世記憶的橋段,應該是女主角藉由催眠看見前世記憶那集的半夜,我就接到又喝到濫醉的他的電話,知道了他對於這是一直困頓波折的感情路,曾經也藉助催眠,甚至後來學了催眠。印象中他似乎問過我要不要催眠看前世,那時一點勇氣也沒有,直說不要,可能我害怕看見什麼景象,恐懼那帶來的影響,倒是後來感情受挫了,想要看看前世,再問他,他已推辭。可"前世"這東西,似乎隱隱地擱在我心上吧,才會在工作坊裡,啪!一下掉進某種前世景象裡。

就是那時和那人,我知道了黃鶯鶯「黑夜白天」這首歌。淡淡的,有點愁。

對於我們都避不開冥冥之中的安排,聽來很宿命,但在接觸心理學,聽聞一些學命理、靈氣..啪拉啪拉之類的朋友說,倒也相信了些冥冥之中的安排,不是宿命,應該是什麼樣的人就會吸引並和什麼樣的人在一起,不論喜悲,彼此餵養共生著.....,不過相信和宿命地順著冥冥中的安排繼續,應該可以不一樣。


失聯前的他跳槽到一間國際公司當亞洲地區的負責人,應該是忙得不至於在每個想起那些前女友及傷痛情路的夜晚,又喝到濫醉,然後隔天又想辦法爬起去管理事務!不過那個50歲時要交個20歲女友的心願他應該會努力去實現吧....(呵....)



「.........也說過天長地久不管今生怎麼結局
  沒想到這也是前世註定,
  我和你就好像黑夜白天,
  匆匆地見一面就斷了所有所有思念,
  一切一切纏綿,那些那些魂縈夢牽
  什麼時候我們再見何月何年,
  那時候一定是蒼老的容顏,
  哦也許不說話卻只想再看你一眼,
  我們都避不開冥冥之中的安排,.........






一整個不知為啥我會想起這段往事,一整個很瞎的過往。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