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閱讀章詒和《最後的貴族》(又名"往事並不如煙")已一年餘,書中人物不論是史良、儲安平、張伯駒、聶紺弩、羅隆基 ,還是康同璧、羅儀鳳仍鮮活著浮現在腦海裡,驟變的大時代裡,都有著孑然一身的風骨與傲氣。

新書《伶人往事》,仍舊以個人傳記式書寫,不同的是聚焦燈轉到了"梨園"上頭。人常說:「戲子無情」,章詒和筆下的尚小雲、言慧珠、楊寶忠、葉盛蘭、葉盛長、奚啸伯、程硯秋不但有情有意,更盡忠盡孝講義講禮。當然,這一定是刻意取捨過的,不然,我們耳熟的梅蘭芳並未有多大篇幅書寫,但何以要書寫這些人這些往事?

不曉得書名為何要標著「寫給不看戲的人看」。書雖以梨園伶人為主,但著墨政治的殘害是遠多過戲曲部分,從這句話再細細推敲,或許,作者雖將場景拉至梨園伶人,但其初衷仍是為了揭露國家政策對人對文化的迫害至深,從往事並不如煙到伶人往事,章詒和是絕絕對對地反黨反國家,反那個以民意為根基卻操弄民意為已用的黨和國家機器,這是她要說的事,她一輩子一定要揭翻出來的事實。所以,這書,是寫給那些不看戲,不懂戲而想要主導控制戲曲發展的領導人看。

來看這一段話吧:「我還想查查民盟中央的五十年代檔案,看看奚嘯伯是不是真的參加了民盟?人家又告訴我,民盟的檔案也上繳了。一個政黨的檔案和材料,咋由另一個政黨管著?我從中似乎領悟到「肝膽相照」的真諦」看完,啞然失笑!

如果,拉回到我們自身的歷史、環境,我們絕對是沒有看人家好戲的可能性的,對岸有文化大革命歷史,我們有自己的228傷痛和白色恐怖時期,我們卻避而不談,國家政府不敢談,民間竟也跟著噤聲,好了,我們就眼睜睜看著文化流逝然後莫可奈何,看看柏揚死後,文稿遺物竟然是送過去對岸保存收藏,這著實是一件再可悲不過的事了。

我們可曾從我們自身的歷史中學得一些什麼?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