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格爾. 大浴女

藝術作品對我們觀賞者來說,是一場又一場美的饗宴。
視覺感官對上了畫面構圖,可能是令人讚歎;而畫面捕捉到的人生片段,更可能緊扣住我們的那一絲心底悄悄的呼喊。縱然有過大師對美和藝術提出了消亡的觀點,但,藝術仍然在著的,人生短藝術長,達文西已逝,而蒙娜麗莎至今仍微笑著。

19世紀整個人類社會以飛快的速度向前邁進,我們被時代的巨輪推著往前走,已無暇頻頻回首,只有不斷向前開挖,政治上如此,經濟社會個個面象皆如此,藝術當然也不置身事外。藝術上的潮流是以對前一個流派的反動而向前湧去的。

隨著拿破崙政權的垮台,其扶植嗜好的新古典主義,不斷被質疑,歷經三次反動終而被推翻。

第一次是在浪漫主義時,尤以德拉克洛瓦和安格爾的互相叫囂為主軸
這一次是以感性、動態、異國風情、主觀情思來對抗新古典主義那僵死的學院派作法
薩達那培拉斯之死﹝The Death of Sardanapalus﹞


第二次則是自然寫實的巴比松畫派和庫爾培寫實主義的反動
這是以現實的生活題材來對抗學院派
例如:庫爾培的《早安,庫爾培先生》及米勒的《晚鐘》
拋棄了新古典所奉崇的英雄形象,描繪了日常生活中的人物和自然風光
這也才是真正的人生,不是嗎~~
晚鐘﹝The Angelus﹞

《早安,庫爾培先生》

第三次則是印象派以純形式表現來對抗學院派裡的題材內容方式
印象派主要是強調光和色的表現,縱使是日落,但莫內要表現的僅僅只是光色的變化
至於日落引人無限遐思,那真的是觀畫者想太多了。關於印象派,那是一翻後話囉~~
印象:日出﹝Impression: Sunrise﹞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