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天空對她來說太大了,就像這件禮服。她還太年輕,還不能面對。
孤寂感一把擭住她脖子,她突然無法承受,驚慌失措。
她迷失在這片陌異的孤寂中,佈懼湧入花園,喝醉了黑葡萄酒的她根本毫無防禦能力。」


有點點像使女的故事的節奏,
梅勒妮從父母雙忙被送進就就家開始就像是個紀錄者, 因為對舅舅家的人,事,物而言,她只是外來者, 突來的一切都非她本願,她只能接受,不能改變也無力改變, 甚至她都覺得是她的錯,如果沒有偷穿媽媽的白婚紗,或許這都不會發生。所以她只能表面的紀錄,紀錄舅舅家的擺設,舅媽的穿著...等, 詳盡的描述,卻隱隱透露著被迫的無力感..
當情緒開始有起伏,能夠感受了,潛藏的事情都將爆發之際, 眾人的情緒"共識"地引發了一場大火,結尾只交代了梅勒妮與芬恩逃出大火,但這場大火不會是結束,相反地還可能是另一個開始, 誰曉得藍鬍子舅舅死了沒?可以開口說話的舅媽是否存活了嗎? 而誰又曉得梅勒妮真會與芬恩走出幸福的路?
誰也不曉得...


「充滿象徵意義和純潔美德的白。白綢緞很容易顯出污漬,
白紗被手指一碰就會扁塌,白玫瑰吹一口氣花瓣就會紛紛掉落。
美德是脆弱的。...」 
                                  


兩個故事中對於女性的身體價值,似乎都被扁到一種很功能性的位置, 使女拿來生育,梅勒妮箝制於舅舅,(舅舅覺得沒有賺錢能力,所以得奉獻出身體)
為何女性的身體,總是這樣被看待?
交易用的?滿足男人慾望的?...(每次有戰爭.暴動時,常都會發生女人被強暴輪姦等事件,女人何辜!)
在沒有太多文明的社會中,女人力量小於男人,因為維持生活所需得靠男人出力,所以服從男人(?),
但文明的社會,女人已能漸漸的為自己爭取價值,但某些高喊著"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主宰"的女性,真的是自己身體的主宰嘛? 援交女孩們,不也是這樣想的,但她們真的是憑自己意識主宰自己身體嘛? 還是說"錢"(經濟能力)來主宰比較貼切呢? (困窘的經濟能力→意識→行為) 甚者在開明的今日的媒體中,女性的身體似也常常被拿來作為辛辣的視覺調味,PLAYBOY這種滿足男性感官的雜誌,是美國創始的,美國,不是自豪夠開明嘛..
MTV裡也常見得到,極盡裸露又挑逗的舞女們,(這次台北雙年展,國王別針的作品就是在諷刺這種觀念)
這樣說來,悲觀了些, 所以想到了有古老文化薰陶的歐洲, 裸露的女體,是一種美,是藝術品,似乎,覺得受尊重了點!
那,跟文化教育是否有關呢?
歐洲的藝術文化發展已有幾千幾百的歷史,美國比較像是一個爆發戶, 中國.日本,別說了吧,女體自古以來就是不潔的,猥褻的,只能壓抑潛藏,偷偷摸摸來...

也如同使女的故事,故事中的女人,沒有使用金錢的可能, 使女使用糧票卷;梅勒妮和舅媽先賒帳,等舅舅再去結算, 經濟獨立,在現今社會,對女人自我獨立,似乎占有著無比重要的意義,
為了錢,有人出賣身體! 經濟,這隻無形卻又龐大的魔手呀,在幕後操弄著!


故事裡的角色互動,有其互相牽扯,相互影響的部分,交雜出有趣的故事律動,梅勒尼對芬恩感受的轉變, 對舅舅的恐懼,跟舅媽的互動? 而父母親的死去,是否對她與這些人物的互動有影響? 舅媽到底為何要這麼懼怕舅舅?芬恩何以一直挑?舅舅? 看似無關緊要的弟弟及妹妹,有沒有其在故事中存在的意義?



「『什麼都沒了,只剩下我們。』夜色中,花園裡,他們面對彼此,只剩下不可能的猜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ofh0319 的頭像
twofh0319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