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唸完了文藝復興的末期,一種矯揉造作的誇張變形風格時期。對我們這種門外漢來說,看起來和文藝復興時期並沒有多大的差別呀!只不過手腳肢體被拉長了或是表現更怪誕煽情的主題罷了!不過像脖子被拉長這件事,又不僅只在矯飾主義的巴米基安尼諾《長頸聖母》才這樣玩,早在文藝復興早期的波提伽利的《維納斯的誕生》就玩過了呢!

 

  今年我的搭檔是美術班的召集人,所以會常常幫忙著處理一些美術班共同的大事。每年的這個時候,是全國學生美展徵件的時間,學生剛開學的幾件作品都會被送去比賽,像今天下午就耗在造型教室裡幫忙點作品、貼報名表、裝框準備送件。裝框之繁瑣累人不禁都想兩手一攤然後說老子不想送件了,不過能看到幾件觸動自己心頭的作品,這倒也就値得了。
看到我們班小諭的畫時有點震驚,那時是要她們先用炭筆素描畫自己手的姿態,待完成後,再發揮想像完成一幅帶有超現實主義風格的作品。小諭的作品背景是亮黃佐以漸層橘黃,綠色的藤蔓蜿蜒,在手指處有顆火紅的心。震驚我的不是亮麗的色彩或造型,而是這幅畫像極了我在去年參加藝術治療課程時所畫下的作品,用色、造型幾乎一模一樣!
我一直無法理解我從大學時有意或無意中不停蜿蜒的藤蔓造型,或是不停打轉的圈,那到底是什麼?有時好羨慕能手畫的人,能將心中所知的、不知的,甚至是未知的一勁地表達出來,我也有很多想法表達,但就像詞窮的小孩般,畫出來的還是一個又一個的漩渦狀的造型,不能表達以理清心中的知覺感受,真讓人覺得像個殘障呀!
令一幅是六年級的作品,諾大的白畫面中央,開了一扇窗,窗裡有個長髮女孩的背影,風兒輕輕吹動髮稍,她張開雙臂向上仰望,一封又一封的信件飛散而出,錯落有致地布滿畫面的上方,整個畫面是淡淡的炭筆痕跡,或許就如那女孩心底輕輕的心事。

長頸聖母撥不動我心底的一絲漣漪,維納斯的誕生是太夢幻的神話歌誦,但一個現世世界中12歲女孩畫中的女孩,卻能讓人輕輕地嘆息!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