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愛買衣服,每個月最少都會買一件新衣服犒賞自己,尤其最近似乎越來越誇張,好些衣服吊牌都還沒剪,衣櫃裡就又有新的好朋友進去跟她們作伴。衣服們都來來去去,有些會送給班上愛漂亮的小女孩,有些會上網賣掉,還有放進冷凍庫看看哪天又流行時再解凍。
但有件連身白洋裝,我怎麼也忘不掉。穿那件白洋裝的我才小一,是一件會透光的絲質,小圓筒狀,裡頭還有小襯裙,裙擺有桃紅色的緞帶鑲邊,右手邊的下方應該是用不織布縫了一個拿洋傘的女孩的背影,很可愛,不是那種要在背後綁蝴蝶結的俗款式。那天,我好像做錯了一件事惹火了媽媽,是什麼事我根本就想不起來,不過我記得媽媽很生氣,她把我丟出家門,我在門外哭得很大聲,一直求她,媽媽不但不理我,還把大門的鐵門拉下來,哭了一陣子媽媽真的都不理我,我想到了住在附近的爺爺家,一邊哭一邊走去爺爺家,爺爺好像不在吧,沒啥印象,不過很疼我的小堂哥在,他看我哭很慘,就找了堂妹來一起玩遊戲,我們在爺爺房間的彈簧床上跳上跳下跑來跑去,玩得太開心的我馬上就忘記剛剛的事了。後來,媽媽看我沒在門外,就猜我一定是跑到爺爺家,一下就殺過來了,沒想到看到的我不是好好在反省,竟然是玩到瘋了,當場我就又被帶回家再修理一次。在求學階段,其實心底有一塊烏雲籠罩的地區,住在那底下的我很恐懼某種東西,很怕做錯事情,做錯了也不能馬上就變得開心,一定要有一段時間的難過或悲傷,否則媽媽會再生氣一次。而無形中我好像也會認同,難過的時候馬上轉變成不難過的樣子,那表示心底根本就不難過、不當一回事。
當了老師後,我的脾氣變得越來越古怪,很容易暴躁,每罵完一次小孩,就很沮喪,又有點害怕,我並不想管他們那麼多,可是有很多不得不然的壓力讓我得像發瘋的母獅子一直朝她們怒吼,就像我不想變成我的媽媽,最後卻越來越像。最近,其他三個美術班都拿到整潔秩序獎牌,就只有我們班沒有,拿不拿到其實本來是不在乎,可是就會有家長說:老師,我們班這樣不行啦,怎麼連一面整潔秩序獎都沒有!為了這個已經祭出最終最優惠的獎勵辦法了,還是沒效,最後為了一枝沒有放好的掃把,臭罵了小孩一頓,還踹了放得歪七扭八的畚箕一腳,讓它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響威嚇他們(不過惡有惡報,過了好幾天了,我的布丁麵包腳拇指還痛得很!)因為不能體罰,就罰他們每節下課要去揀校園的垃圾。第一節課看他們像做錯事的小孩般乖乖地去揀,過了一節課這處罰馬上變成是一種遊戲,大家嘻嘻哈哈手牽手去玩揀垃圾遊戲!我就有點受不了了,覺得這是在處罰耶,你們到底有沒有在當一回事呀!竟然還笑得那麼開心~~~~~,一上課又訓斥了一番。
事情當然不只這樣,有公事有私事的例子。只是突然覺得很害怕,我不想變成媽媽,卻似乎在無形中開始再現媽媽的模樣。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