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不過三年多,已經喝到第四攤大學同學的喜酒了。
觥籌交錯間,也預知了下一攤和下下一攤的將來臨。
喝喜酒,尤其是喝自己同學的喜酒,一直有著有趣又奇怪的感受。
有趣,當然是大家把喝喜酒當同學聚會覺得有趣。



國高中最喜歡的影集就是清秀佳人,
記得有一幕是長大後的安,
對著吉伯說:為什麼大家長大了,就要結婚組家庭去了?
現在的我,有很深的這種感受,
那種一起聯誼、翹課、逛街、玩通宵的瘋狂日子彷彿還是昨天的事,
怎麼今天,已經有人結婚了,有人已經是小孩的媽媽了。
好像本來是同一個世界的,現在好像變成了兩個世界,
她們在長大了的那頭組家庭,我在沒長大的這邊為自己的目標努力著。

結了婚的這幾個同學,另一半多是在大學我們就都見過的。
還有許多同學正在尋尋覓覓中。
以後的婚禮,可能對新郎的背景都不熟悉,
所以問題搞不好就在新郎是做什麼行業的、有車有房子嗎..之類在打轉吧!
曾聽過朋友說:「沒有找到醫生,還是會不甘心!」
婚姻市場,怎麼好像只是一種交換/替代價值~~~

說婚姻,太沉重,
反正離我還很遙遠
就吃吃喜宴,拍拍照就好囉~~^____^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