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恩斯特Max Ernst,沉默的眼The Eye of Silence. ,1943/44》

已經不知道能說什麼,不知道能對誰坦露什麼,
真的也無法多傾吐些什麼,
張開我的口,不是任何言語
是無法想見的龐大穢物,
從我的胃裡以最大的陣仗傾洩而出。

曾經熟悉的懷抱,現在正熱切地追捕另一隻蝴蝶,
呢喃的絮語只為歌誦最新綻放的白玫瑰,
溫熱的唇在星空下親吻著白色微笑
霎時,湧上一股噁心感
剛嘔吐過的胃不禁又一陣翻騰
如果真有如黑傑克一樣高明的腦科醫師
我要請他幫我直接切除腦裡關於那一段記憶的區塊

我,仿如過日黃花,只留在那紙箱裡,以不到一年的塵灰彌封著
更像一方墓塚,任著你以土填平一番悼念過後,種上簇新的嬌豔白玫瑰

錢一個女孩的殷鑒不遠,我卻傻地以為自己會有不同的結局,
我也以為這能撫慰我早些的創傷,
但,並沒有,
我得到的只是狠狠地撕開好不容易癒合的傷口,再補上一刀的痛楚~
看不見聽不見,你只是抱著嶄新的純潔的白玫瑰叫我要往前走,往前看。

現實殘酷不堪,只能說自己自作虐不可活!


沉默.反胃,然後嘔吐......




Bill Evans/My Foolish Heart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isy
  • 心情還是這麼糟喔<br />
    妳這樣真讓人心疼<br />
    (今天可是端午節耶)<br />
    希望妳能早日好起來~~
  • twofh0319
  • TO Daisy:<br />
    謝謝你關心~~~不知我要吃胃藥吃到什麼時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