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風大,吹大了原本心中小小燃燒的火苗,熊熊烈火喚醒了心中的憤怒及復仇女神,也燒遍了暗夜裡的每個夢境。夢境中被怒火驅使的女神向那個男孩及他身旁的新女伴狠狠地捅上幾刀,血腥紅的黏稠液體吞噬白玫瑰,沾滿鮮血的雙手抹去唇邊的微笑。


改著學生上星期看大智若魚的作業,小力這麼寫著最令她印象深刻的一段:愛德華看見變成狼狗的馬戲團長感嘆的說了一句:「也許凶惡的東西只是因為孤單」用凶惡的外表去掩飾內心的寂寞,那麼我們是否該釋放他的凶惡,關心並解救他的寂寞呢?(也許不是最喜歡影片中的這各片段,但這一幕卻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段,也許是我對寂寞這各抽象名詞太敏感了)

眼淚快掉出來,但人在辦公室不可以哭,隱隱地胃又抽痛。


傳了簡訊給最近陪著我的小樺,告訴她:我已經無法控制我自己了,熊熊的怒火在心中燃燒,我可能無法預知復仇女神會帶我向何處去?驅使我做些什麼?她似乎有玉石俱焚的打算,夢境似乎是各諭示........敢愛敢恨的她,似乎什麼都敢做......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