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不見的喬,撘了車南下來。這些年不見,一切一切在變化,事在變,物在變,心更一直在變,但在火車站相見時,那與記憶中的容顏一樣沒有變,或許身邊倒也有那不會變質的,又越沉越香的情誼,只是被擱在心底,熟到忘了,久到忽略了……。

說好,來高雄時要去看雲門最後一場戶外公演---『紅樓夢』。因雨,我們有些遲疑,但待陰晴不定的雨勢停歇時,我們仍是出門去了。也因雨,我們錯過了上半場。在微濕的廣場坐定,下半場就開演了。

●十二金釵,十二色舞衣,裙婆娑,舞盈盈。

觀賞雲門對我而言,是一幕又一幕視覺的饗宴。那一迴旋轉身,一靜止屏息,或躡足,或跳躍,對從沒學過舞蹈的我,不是很懂得的。但眾舞者的肢體交織佐以舞台設計,任一絲綠、一抹紅,一片白,都再美不過的畫面。

●就是紅

這場紅樓夢,最令我注意的就是--『紅』了。
紅是寶釵身上的舞衣顏色,對立於黛玉的潔白身影,是熱情開朗對立於冷冽幽
情,是情感外放對立於內斂。
紅是喜氣,表現於寶玉與寶釵大喜時的那一抹紅紗。
紅卻也是紅塵,與寶釵的婚禮,黛玉的形象也同時出現,是真實肉身的黛玉呢?還是心裡忘不了的黛玉呢?三個人的婚姻終究太複雜太擁擠了,寶玉在薄透的紅紗裡做困獸之鬥,如在紅塵裡翻騰掙扎的俗世男女。
紅也是和尚身披的袈裟,一個冷眼旁觀的角色,可以是導引黛玉不散的倩影的高僧,可以主持寶玉的終身大事,不少幕,他總是靜立在一旁,沒多與其他角色的互動,或許他可以是寶玉的理性象徵,可以是曹雪芹的依託,可以是編劇者的立場,更也可以是你我的化身,能不能在紅塵俗世裡看透,看透寶玉黛玉寶釵,看透人生與空的奧妙關係。
終了,一片大白茫中,一瞥紅袈裟,若隱若現,正走過。

回到台北途中,喬傳簡訊來:「永遠不要忘記我!」。也在MSN裡說:「或許我們前世曾是一對戀人。」我笑著回說:「那怎麼我們這一世要同性別?」喬竟也感性的說:「那就是我們前世修夠了吧!」
前世今世之說不免太虛幻,我也懂得她是在感情受傷之餘,需要友情的寄託慰藉吧!那些曾經一起相伴的青澀歲月,能溫潤乾裂的傷痕吧!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讀你的文,心裡頗是悸動<br />
    愈陳愈香的友誼,熟到忘了,久到忽略了<br />
    偶而再拾起,又是咧嘴開懷一場<br />
    這就是人生<br />
    就是情..
  • 我是Shayna
  • twofh0319
  • Shayna,真開心看到你留言,<br />
    所以啦,我們的友誼不會因為距離太遠而斷裂<br />
    只昰會不小心給它忘了一下下...<br />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