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藝復興到19世紀末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裡,藝術風格雖幾經繼承流變(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新古典→浪漫→巴比松→寫實主義→印象派),技法也歷經幾番更迭,但大家仍有共同的信念是要呈現眼所見的自然世界,縱使如印象派的光和色,也是為了要表現出眼見自然世界中最真實的樣貌。

 

但自浪漫主義對學院派的反動開始,對於畫面僅只是再現客觀世界有著不滿情緒和反叛因子,而這些都在藝術家的血液裡流傳,慢慢發酵伺機爆發奔騰。或許我們視浪漫主義至印象派這一路為迸發出現代藝術的摸索期,經過幾十年間藝術家不段的試驗探尋,終於在塞尚這一位大師身上,綻放出嶄新藝術的花朵。 

 

塞尚讚揚古典化作裡散發的寧靜諧和,卻不甘心只是再續用學院派那一套明暗表現手法;塞尚欣賞印象派的色、光技法,卻不甚讚賞畫面燦爛卻散亂並消融形體。塞尚要做的,就是用印象派的手法達到古典畫作中的寧靜調和感。《聖維克多山》是色彩鮮麗,但形體並不發散,穩重地坐落

 

 

塞尚帶領後起之秀對先前藝術揭竿起義的旗幟是藝術家主觀的意志””客隨藝轉。看看蘋果靜物畫,說真的,桌子的傾斜角度很大(是前後的斜面,不是左業的斜度),有時為了畫面平衡感,塞尚會讓水果盤呈左右不對稱,真實世界是不可能這樣的,但在畫布裡,畫家可以為了畫面需要,更改真實世界的形態。自此,藝術進入畫家主觀的世界中,塞尚也因此被尊稱現代繪畫之父

 

 

如果說塞尚尋求畫面形式,而梵谷則意使畫面有旨趣、有情感。他的線條筆觸和鮮明色彩,無一處不是畫家心境的流露。



 

 

要推翻僵化的系統,除了就形式和情感反叛,還能從這僵化的環境走出去,吸收、借鑑異國的因素,高更就是這樣一個義無反顧,離開狡詰明爭暗鬥的巴黎都市文明,遠走大溪地的勇士

借鏡異國風情,早有浪漫主義的德拉克洛瓦到北非、前拉斐爾派心嚮中世紀那信仰時代、印象派取材日本版畫,高更不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但在這個時間點做,卻更有價值意義。

 

 

這三人統稱後印象派,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風貌,對先前藝術家的遺產,有繼承有反動,雖讓畫面呈現有所不同,但同的是,那股對傳統僵死的裹腳布拆除的勇敢作為,使接棒者更有力地往前衝奔而去!!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