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 德國激浪派藝術家波伊斯(Beuys)在頭上塗滿蜂蜜,臉上黏上金箔。
懷中抱著一隻死兔子,在杜塞爾多夫畫廊表現。
他輕輕撫摸著死兔子,繞畫廊而行,輕聲細語地抱著死兔子象一幅畫走向另一幅畫,
並抓起牠的爪觸摸圖畫,走完一圈後,他坐下來,
深入地對死兔子解釋繪畫,一解釋便是三小時,他說這是與宇宙互通聲息。

激浪藝術是行為藝術的一支,而流傳在Beuys身體裡的德國血派更讓他以行動表演抨擊社會上種種荒謬的事件,或許我們無緣當場見到這場表演,

可是我們後人能思考看看,藝術到底是什麼?是高高懸掛在美術館裡的?還是我們生活俯拾即是的?

如果是美術館裡的,那些藝術品的價值、意義何在?與人有何關?
如果是生活裡的,如杜象的小便斗,那藝術與生活的分野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