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很難沒有看過Dali的畫,或者說很難不對他的畫留下極為深刻印象,
畫面裡的每一樣物體都是我們在現實世界見過的,但畫面構成的效果卻是震撼的,令人猜不透的。
我個人不是很喜歡他的作品,對我而言那不是一種美的愉悅,或能帶給我什麼哲思,
對於畫面中常出現的軟趴趴的、攤成泥狀的...的物體,我會感覺到不適,講白點是噁心感。

Dali自有他對於自己畫作的一套「柔軟與堅硬」的理論:"柔軟是可以食用的,因此也是成熟的,最後終將腐爛。簡單的說,它是有機的,是有生命的,同時他還可以消化知識,與堅硬完全相反。....隱藏於堅硬看似簡單的外表下,是一些觀者無法理解的東西。而柔軟則是完全相反的方式產生作用,同樣使人不安,但不安的產生不是因為它隱藏了什麼,而是在於它揭示了什麼。"  "....柔軟的殘酷內涵:我們所知的會隨我們死亡,而我們不知的,永遠不能理解的,卻將繼續存在。"

《記憶的永恆》

記憶的永恆,時鐘癱軟地或披或掛在堅硬的依靠物上,時間軟弱無力的行走,甚至令人質疑到底能不能擺動,在虛幻的時空中,記憶如何被記憶,是否能被回憶?或許是墮入到夢的世界裡,讓錯置、變形、拼貼、挪用、顛倒引領我們到深層的潛意識的國界中,在那個國度裡,人可能會有最大的自由。


Dali極為崇拜佛洛伊德Freud的潛意識學說,諷刺的是,Freud曾當著Dali的面說:「再你的畫中沒有潛意識,都是有意識的。」Freud說的好呀,我也覺得Dali的畫面過多人為矯飾的痕跡,震懾人有餘,要扯上潛意識學說到是還有很大差距。不過,大家似乎還是把他奉為超現實主義大師~~見仁見智囉,超現實主義畫家那麼多,不用挑一個驚世駭俗的來膜拜。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