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趙衷 ,  隔岸觀山》


「如果所有的詮釋者都受縛於他們個人經歷的框架,妳本身如何脫離相同的限制呢?」
「首先」尼采回應說,「人必須要確認這種限制。接著,一個人一定要學會由遠處觀看自己。....」-----當尼采哭泣 P81



「真理」尼采繼續說道,「是經由疑惑與懷疑而獲得,不是透過天真的祈求而已!相要置身於上帝的手中,你的病人的希望並不是真理,那只不過是一個天真的希望---而且到此就無以為繼了!那就是對不要死去的希望,對上帝奶嘴的希望,只不過被我們貼上了『上帝』的標籤而已!進化論以科學的方法證明了了上帝的多餘,不過,達爾文自己沒有勇氣追根究底終極的答案。你必然了解,上帝無疑是我們的創造,而我們所有人現在一起殺死了他。」-----當尼采哭泣 P102


「我無法治癒絕望,布雷爾醫生。我研究它。絕望是人自覺所支付的代價。看近生命的深處,你總是會找到絕望。」。」-----當尼采哭泣 P208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erocca
  • 最後一句話<br />
    真好
  • twofh0319
  • TO jerocca:<br />
    你也對尼采這些話語思想有興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