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新橋,一座一點都不新的古老石橋,負責串接西提島,並橫跨塞納河左岸右岸。

說它古老,一點也不為過,打從17世紀初落成啟用,它就與塞納河緩緩地流進人們的心中。而它更在19世紀開始飄進喜愛描繪城市風光的印象派作家的畫布中。

雷諾瓦的筆下新橋,擄獲人第一眼的是那一片亮黃又寬敞的橋面,影子斜斜地往東南方灑落,人們三三兩兩地漫步著,淑女們的群擺迤地發出沙沙的聲響,縱使是午後,陽光也不免刺眼,女孩頭上原僅是裝飾的花帽,這時也發揮了遮陽的功用。藍天裡的雲朶有著昏黃的光圈,不知是午後的陽光所致?還是橋面的反射?


 
      《Renoir雷諾瓦,Pont Neuf, Paris.
1872》

而畢沙羅的畫筆,形體更為消散,一撇一畫就是個人影,太貼近的看著是瞧不出個端倪,非得拉遠了看,才見得了真貌。畢沙羅在巴黎街道、鑽動的人群著墨甚深,取的也都是整景式的鏡頭,甚少拉近的場景,無怪乎他描繪的人總是一點一劃的黑線條罷了。



  


《Pissarro畢沙羅,A Pont-Neuf. 1902》



   
                               《Camille Pissarro 畢沙羅,Le Pont-neuf》



英國著名的浪漫主義風景畫家透納也畫過新橋,透納的畫面總是朦朦朧朧地,彷彿罩上一層夢幻的面紗,水、霧濛蒙也恍如置身夢幻仙境,新橋與塞納河霎時是個沒有暗夜惡夢的天堂,只有明亮沒有灰黑,所以無須懼怕黑夜的來襲,就沉醉在阿波羅之神帶來的一片光明吧!



《william Turner 透納,View of the Pont Neuf 》

                              《william Turner 透納,Le pont Neuf et le Vert Galant 》   




20世紀的藝術早已不是一個怪字可以說得盡的,70年代的地景藝術家克里斯多夫,以"包裹"出名,斥資大筆銀兩包裹新橋15天,更是他著名的一件作品。





新橋也是電影的最愛場景,90年代初的法國新新浪潮導演李歐卡霍,即以新橋為背景拍攝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新橋戀人」。我,還無緣欣賞,但,一定會的!
前些日子在電視上觀看麥特戴蒙的神鬼認證,也是以巴黎為拍攝場景,最後他也是和主要幹員相約在新橋上會面!

Pont-neuf新橋,新橋,承載這麼多歷史與故事,卻依然如新!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