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維村裡的梵谷雕像)

坐上Metro4號線,Gare du Nord(北站)下車,用破英文買了前往Auvers-sur-oise的當天來回車票......




       

小鎮是靜極的,我們來訪的腳步聲對這裡而言稍嫌喧鬧了些。但,不得不來,梵谷雖已入土,但那熾熱的、狂躁的、不安的靈魂仍未歇息,它,不斷地發出巨大的響聲,大得難以否定它的存在,也不停地哼唱媚惑水手的海妖旋律,召喚著我們去看看他、理解他!

梵谷,是一瓶後勁極為強烈的醇酒,要嘛 不喝,要喝則是不能小淺小酌,否則是嚐不出真正的箇中滋味。

就大口飲盡它吧!獨自地浸淫在醺醺然的迷茫暈眩中,體會那即將排山倒海而來的嘔吐噁心感.........


        
                       (梵谷與最親愛的theo弟弟合葬)







             

        小鎮是靜極的,我們來訪的腳步聲對這裡而言稍嫌喧鬧了些。但,不得不來,梵谷雖已入土,但那熾熱的、狂躁的、不安的靈魂仍未歇息,它,不斷地發出巨大的響聲,大得難以否定它的存在,也不停地哼唱媚惑水手的海妖旋律,召喚著我們去看看他、理解他!梵谷,是一瓶後勁極為強烈的醇酒,要嘛 不喝,要喝則是不能小淺小酌,否則是嚐不出真正的箇中滋味。就大口飲盡它吧!獨自地浸淫在醺醺然的迷茫暈眩中,體會那即將排山倒海而來的嘔吐噁心感.........                                (梵谷與最親愛的theo弟弟合葬)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