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今天不想說教,不想嚴謹分析劇情,只是想要隨意輕鬆聊聊我還蠻喜歡的西班牙大導演:阿莫多瓦(Almodovar)近年的兩部作品 ---《壞教慾》和《玩美女人》

    這兩部還是有著阿莫多瓦一貫的肥皂劇風格,畫面依舊鮮麗俗豔,劇情線中仍是有著律法道德規禁之事,如:雞姦、亂倫、強暴、教父性侵男童、弒親、變裝、變性人.....等,成就阿莫多瓦大導地位的不是這些光怪陸離又極其荒謬的人物故事,而是在誇大人物機車又芭樂的性格背後拉出人性最真實且血淋淋的一面。這也就是為什麼同樣是通俗灑狗血的阿莫多瓦可以推到全世界成為大導演,民視和三立的八點檔只能在台灣賣的原因。

    在壞教慾和玩美女人劇情線中,都有手刃親人的戲碼:弟弟殺了讓他難以忍受、令人蒙羞的親哥哥,女兒殺了想要染指她的父親,老婆放火燒死了出軌的老公和情婦.....。這種因為愛極而生憤恨的情節,在阿莫多瓦的處理下,真的有某種程度的快感。

    手刃親人這一條劇情線,我覺得在壞教慾的各個主角心上留下未竟的遺憾,不論是同窗好友安利奎或是馬諾羅神父,甚至是蓋爾賈西亞貝納喬裝扮演的伊納修,真正的伊納修都沒有在他們的心中死去。影片終結之時,接續述說三人日後的發展,可以看出伊納修的亡靈仍不時地從冥府流竄進他們的生活,繼續影響著。

    Volver,中譯完美女人,西班牙語意為「Return 回歸」。影片中因為死亡缺席的父親,遮掩著出軌外遇、亂倫強暴女兒...令人不堪回首的種種。


    小潘潘飾演的寶拉面對生命中難以承受的痛苦只能逃,逃得遠遠的,對男人的憤恨無形中由女兒(既是女兒也是妹妹)親手執行之。待母親神奇地由墳墓中死而復生之際,當年所有的錯誤、謎團、死結豁然開朗,錯誤意外地得到了光明的救贖。

    同樣的弒殺親人,阿莫多瓦顯然地在女性(尤其是三姑六婆)身上挖掘到積極光明面對生命的力量。一種Volver(Return)的力量,正如歌詞頌唱的:「我害怕面對過去 ,但過去不斷回來 ,挑戰我的生活........」。《中性middlesex》作者傑佛瑞‧尤金尼德斯(Jeffrey Eugenides) 也如此言道:「要快樂,就必須在不斷的重複中找到變化;要往前,就必須回到你開始的地方。」

    我以傑佛瑞‧尤金尼德斯(Jeffrey Eugenides) 詮釋總結我所看到及體認到的Volver力量,由不同面向的死亡獲得的Volver力量。


    Volver﹝Return﹞
    我害怕面對過去 
    但過去不斷回來 
    挑戰我的生活

    我害怕夜晚

    但夜晚帶著許多回憶

    綑綁了我的夢

    但奔逃的旅者

    終究必須停下腳步

    即使摧毀一切

    包括我往日幻想的遺忘

    也不能帶走我卑微的希望

    那是我內心唯一的寶藏

    回來

    帶著皺紋的額頭

    時間的風雪

    染銀了我的眉毛

    感覺

    人生如朝露

    20年如無物

    狂熱的雙眼

    在陰影裡逡巡,尋找你、呼喚你

    活著

    我的靈魂緊抓著

    一個甜美的回憶

    我不禁再次哭泣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