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一個美麗又神祕的名字。在回程的班機上,聽到鄰座的人言談間提到Istanbul,浮現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受。

對於伊斯坦堡的印象,以往僅止於文學小說或電影,例如香料共和國、帕慕克的系列小說:我的名字叫紅、白色城堡,在這些影像及文字中,我感受伊斯坦堡有一種處在史地衝突矛盾下的沈重境味。所以踏進伊斯坦堡這城市,張眼所及,幾乎都是現代化建築,最熱鬧的Taksim街上都是熟知的品牌,歐式建築和我去年在法國所見的裝飾風格幾乎沒有差別,熱鬧街上熙攘的人潮聲、馬路上永遠都在塞車的喇叭聲和叫罵聲蓋過了清真寺尖塔上傳來的朝拜聲,老實說,頭幾天我有點失落,我覺得我只是又到了一個現代化的城市,而他的名字恰好叫做伊斯坦堡。

等到有天早晨,約莫五點半左右,一通來自台灣的電話吵醒了熟睡的我,掛了電話,窗外正傳來清真寺第一次的朝拜聲,我側耳傾聽,在這城市所有的喧譁和西方現代化都還在沈睡時。我很難忘記這時刻聽見的悸動與激動情緒,因為那彷彿是伊斯坦堡一直都存在的古老靈魂在呼喊,原來,它--伊斯坦堡,真的存在,潛藏在西方現代化下,和全球文化交雜在一起。於是,我撇開先前太過異國情調想像的眼睛,在
熙來人往的觀光人潮、高樓大廈現代設施下觀看並感受伊斯坦堡。

提到自己早先對於伊斯坦堡的印象,想來就覺得好笑。可能是文學與電影看太多的關係,竟然希望那兒保有很原始的生活形態,例如每到朝拜時間,全城的人都會停下手邊的事就地跪下朝拜,或者女人足不出戶,全身從頭矇到腳只露出眼睛
建築很回教風格.........等,這些當然還是有,只是真的不多,而且現代設施如果真的可以讓生活更便利,憑什麼要求人家保留傳統生活方式,只是滿足外來者異國情調的想像,這真的是一件挺可笑的想法。同時,我也想到我們自身的侷限性,對於中東亞西地區,我們接觸得少之又少,僅有的印象還常停留在國高中課本談及的回教朝拜或者滿地沙漠騎駱駝的片面刻板印象,也總以為英美法是先進國家,我們只要follow他們就沒錯。

可是,伊斯坦堡以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同時接觸到東西兩方文化,在衝突或者衝擊下發展出自己特有的觀點與文化脈絡,這一點從這10屆伊斯坦堡雙年展的主題可以看得更清楚(之後在聊這些吧),我欣賞伊斯坦堡勇於面對各種矛盾情況並突圍的勇氣,相較之下,台灣在位者老是在去這個去那個,非此即比的態度,真的是不夠大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