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簡單說
我祈求的不過是那高雅德慧
因為我們的歌聲中承載了
這麼許多種音樂
因而漸漸沉沒
因為我們的藝術如此巧飾
在層層金箔下
失去了輪廓
這是我們的發聲時刻
不須夸夸而談
我們的心靈明日將重新起航

-------------------------------------------------------
這是在台中酒廠參觀展覽時見得的一首詩
是葛羅培斯引希臘詩人塞佛西斯的詩作贈與建築師王大閎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