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上是個死忠的音樂劇迷,但至少當紅的音樂劇都有收藏,台灣有演出的音樂劇也幾乎都不會錯過。雖然前陣子看過吉屋出租Rent的現場演出,但也不想錯過這陣子上映的電影版。現場舞台享受聲光效果,電影彌補我對這齣劇情的淺薄涉略。

Rent的音樂性是多元的,有藍調、探戈、福音、龐克搖滾、拉丁......,劇中角色的元素也是多元並且是更接近真實人生的,變裝皇后、鋼管舞孃、窮酸的紐約藝術家---紀錄片拍攝者和過時樂團主唱、愛滋病患者、同志、蕾絲邊.....,這是被主流排拒的邊緣人,但他們的愛、情感直接而真實,受傷卻又堅強勇敢!

看戲時的情緒很高昂,看完戲卻有一份嚴重的情緒低落感。不為什麼,只是很"鳥"自己在面對感情畏縮的態度,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就是最佳的寫照。很多時候跌倒了,我都可以拍拍屁股再爬起來就是,唯獨愛情這碼事不行,媽媽一直以為我嚷著不要結婚是開玩笑的,其實在我心底是很認真考慮這件事的,與其我會不相信男人搞得生活大亂,倒不如自己一個人開心過日子還比較好一些。

有一些女性朋友對身邊一直有追求者是對自身魅力的肯定,也會有"養"著追求者的行為,我對這種行為嗤之以鼻。本來追求者就不多,加上嘴"臭",是嚇退了一些人,倒也樂得清閒一些。不過有些人的行為我真的搞不懂,例如最近MSN照片換成一尊可愛的文昌君爺爺,想祈求考試順利,就有人要一直跟我說他長得很像那尊像,我都一直打恩恩這種敷衍詞了,他還一直講,嘴賤的我沒好氣的回:你長得像他甘我什麼屁事呀!!嘴賤是有報應的,我覺得我好像是對男人越來越沒感覺了。還記得以前很容易有暗戀,有小鹿亂撞的時候,現在根本就是冰山,浪漫的鐵達尼來撞我,可能是船會翻過去。

不過心中還是有保存者美妙的青蘋果滋味。大四那年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去師大上法語課,班上有個T大政治系的男生,英文名Tomas(應該是這樣拼吧),法文T發D的音,所以要念托馬斯,有天下課要搭電梯,結果客滿了,正站在電梯口遲疑著要不要擠進去,他往旁邊讓出了一點空間,跟我說還可以在擠進去,就這樣,下課常常會不小心搭同一班電梯,而且我發現如果我這次穿黑色衣服,下次他就會穿黑的,我穿紅的,下次他也會穿紅的。最後一次上課完,他是走在我前頭的,但他後來刻意放慢了腳步,所以之後我也跟他同走向門口,不過聊的都是一些言不及義的話,在互相道別之前,都沒膽提出留下連絡方式的要求。同學笑我ㄋㄠ種,我也覺得那時我是ㄋㄠ種沒錯!

Elsa是我的法文名字,就是在那時取的,現在偶爾盯著這個名字,有時會不經意想起這件事,心頭總會泛起淡淡的微笑,皺摺的心情會舒坦一些!

在我心中還有一個會令我微笑的法國小王子,是在我實習那年教到的一個小孩。那年他應該已經11.12歲了,但從來沒有進過小學唸書。爸媽在他五歲時離婚後,爸爸帶著他四處搬遷,所以社會局教育局也一直找不到他。七年後,媽媽從法國回來,想說過這麼久了,他應該有新媽媽、應該有和樂的家庭了,所以想在見見他,不過一直聯絡不到。就在媽媽要離台前夕,夢見了小康在夢裡笑著說他沒唸書,媽媽嚇醒了,拼了命也要找到小康。是找著了,小康真就像夢裡一樣,沒進小學唸書。媽媽多留了一些時間在台灣,跟生父打官司要拿回監護權,小康就送進學校學習,那時我是最閒的實習生(因為在資源班實習),所負責輔導一些他的課業,因為是一對一,就有很多對談,會發現雖然沒念過書的他有很強的求知慾,也不怨恨他的爸爸不給上學,對於很多事都有一種知命的態度,相處越久,會越喜歡這麼一個純真的孩子。大約半年後,小康就去法國定居了,那裡有媽媽,還有法國爸爸!雖然後來跟小康失聯了,不過法國小王子永遠在心底!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禁止留言
  • Peter Tsai
  • 與某位朋友分享心得,偶現在沒房子+沒<br />
    車子...女性朋友許多認為這款人沒房沒<br />
    車靠不住....太危險啦;但他吐槽道:<br />
    當女人知道男人的車子+房子需要還20年<br />
    (以上)的貸款時,到底哪一種人比較危<br />
    險!?
  • Peter Tsai
  • 現在大家的共通點大概是"忙茫盲",套<br />
    具蔡英聞副院長的話:餓不死,就要偷<br />
    笑!不敢結婚囉。說不定...「幸福」就<br />
    在你身邊,當它悄悄走到身邊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