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為白,淨化,1998》

【影】2007/02/08

鬆一鬆因工作而僵硬的肩頸,抬頭看看時間,竟然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低頭看看手邊的文件,還剩幾頁就完成了,做完再走好了,趕緊完成也對上司及組員好交代。

「我的靈魂飛舞著將我帶走了,工作!工作!誰將主宰這個世界呢?」冷不妨地,尼采筆下的查拉圖斯特拉給了這記當頭棒喝。「我究竟在對誰交代呢?我曾對自己交代嗎?為什麼要交代?我聆聽過我自己嗎?或者是他者宰制了我呢?」

『自己始終在諦聽而尋找,它不斷比較、克服、超越與破壞。它既統治一切,同時也是自身的主宰。』查拉又說。

我想我該收拾收拾回家去了,再繼續待著,可能改天我會檢驗出人格分裂或者幻聽症狀之類的。拉起桃紅色羽絨外套拉鍊,拉高衣領,二月的台北夜晚,仍是有寒意,也還嗅不到春天的氣息的,縱使女裝專櫃陳列的各款春夏新裝似乎迫不及待地想飛撲到曼妙女孩身上,但時候真的還沒到。

信步至捷運站,不加思索地將提包放到感應區,「嗶!嗶!」,看來是是餘額不足又忘了加值。在提包裡翻找好一陣,終於找著捷運卡,看來是太久沒整理提包了,回家有空可得好好整理呀。踱步至加值機前,掏出百元鈔加值,螢幕顯示了:加值前66元,加值後166元,心想著:「166,應該可以用上一星期吧」。

坐定後,原本望著捷運車窗外漆黑一片發愣,腦子裡卻突然想起:「不對呀,剛剛螢幕顯示加值前有66元,為何我那時無法進站呢?難道捷運公司系統又出包?」扭開提包想拿出捷運卡研究研究,卻赫然發現有Burberry的條紋隱藏在一堆女人雜物中,「唉呀~~原來是前天角到的那個捷運卡皮套呀。包包裡有兩張捷運卡,難怪剛剛無法進站。」拿出Burberry皮套捷運卡放進口袋,免得等會兒又出不了站。

「各位旅客,新埔站到了...」魚貫走出捷運車廂,慣性地隨著人群排隊上樓梯。有風從出口處吹來,一陣涼意,瑟縮地將手放進口袋,嘿~又摸著了Burberry皮套捷運卡。

記得聽人說過出口處有查詢機,可以查詢捷運卡的搭乘紀錄。口袋裡的手握著Burberry皮套捷運卡,想起前晚當偵探的疑惑,於是腳步慢慢走向服務台旁的查詢機.............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