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德里西,岸邊的僧侶,1809》


菊石困在某個水漥中,形成一場發生在九千萬年前的小型災變。這對他來說,就像是在黑暗中劃過一道閃電,讓他在剎那間頓悟到,世上萬物其實全都依循著類似的平行軌道運轉不息:進化並非是逐漸攀升至完美,而是不斷重複著類似的軌道。時間是最大的謬誤;存在本身並無任何歷史可言,總是活在當下,總是週而復始地,一再重演生命困在某個某個邪惡機器中的殘酷事實。人類為了掩蓋事實所設立的重重華麗帷幕----歷史、宗教、義務、社會地位等等,全都是虛妄的幻影,只是鴉片所引起的怪誕狂想。
                                ----------法國中尉的女人.P244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aisy
  • 新版面好美<br />
    看到這麼令人舒爽的樣式<br />
    讓改稿改到煩躁的我<br />
    心情也隨之愉悅起來<br />
    ^.^<br />
    你買了"美的歷史"嗎<br />
    那本好貴哦~~<br />
    你竟然買得下手...
  • twofh0319
  • To Daisy:<br />
    唉呀~~就衣服少買幾件,把心一橫<br />
    美的歷史就買回家了<br />
    你可以來我這裡我借妳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