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課堂中,力寶莫名和鄰座小豪發了頓脾氣,臉色臭了好一陣子,本以為只是一場例行性的戲碼,就不插手。下課時邊改作業,邊注意到力寶這次不太對勁,蒼白臉色脹紅了,手裡的衛生紙一會拭眼,一會擤鼻涕,好友小文在旁靜靜陪著她。

捱到閱讀課,班上其他小孩安分去看書時,將力寶叫到一旁問問她怎麼了?沒10秒,小小的臉蛋又爆炸成紅氣球,邊哽咽邊說:我不知道我怎麼了,我這幾天心情變得好糟,一直發脾氣!

經過追問,力寶斷斷續續的講道:爸媽永遠就是叫我寫考卷評量!總是叫我去唸書,只要我做自己的事、放輕鬆就挨罵,我就是一直被罵一直被唸,我的成績、表現都不能達到他們的標準,我都做得很好了,卻換不到讚美.....。我好想要自己一個人靜一靜,自己一個人聽聽音樂,上課時同學講話的聲音讓我頭好痛,我好煩躁.....。

聽了除了心有戚戚焉之外,更多的是心疼不捨。力寶每學期都是前五名,還是學校朗讀代表,合唱團成員,朝會司儀,擔任過校內多項活動的主持人,這樣如果不優秀,那該怎樣才算優秀呢?

小文放學後在MSN上和我聊到力寶的狀況,小文認為力寶的不快樂除了來自父母過高的壓力,更來自於力寶一直想要超越父母的標準,她想要做給父母看,證明她可以更優秀。

當然這之中還有很多細節,再說也不過是贅述,只是看著她們由三年級什麼都不懂只會乖乖聽老師爸媽的話,到六年級要邁入青春期了,開始對權威、既定的事物質疑,服從師長卻與自我價值相悖,加上生理因素,所以開始躁動,衝撞既有的價值體系。

前半年和正要長大的他們有過一些衝突,現在學會放手,靜靜在旁觀察,偶爾才介入一些些,人生就是要體驗,體驗失落、難過、沮喪、失敗...,日後再平靜的回首這些怨笑痴癲。


青春是躁動的,內心的狂熱能量是積壓不住的,是該發生場大爆炸的!一場絢麗的大爆炸,一場夠格的瘋狂大爆炸,炸出屬於青春的生命力,68(1968)學運之後,青少年將自己的文化炸得震天嘎響,搖滾狂朝不斷嘶吼出年輕人對於事物的看法。台灣6、70年代也出現過不少學運,這些除了爭取自身更多權益外,都對社會拋出足夠強勁的批判省思的議題,不可不說,我們都正在享受前人衝破禁忌所爭取來的果實,例如:當年拒絶聯考的小孩所爭取到對聯考這種僵化刪選人才制度的重新省思。

可是今日已經沒有學運,大型社會運動,也不見慷慨激昂的學子參與或發起,當某日研究所老師提出這問題(最有思想交流,也算是一個國家中應當是頭腦位置的學府在現今不論哪一個立場中都缺席了)的時候,我驚覺尚屬年輕的我竟然這麼漠然,現在不爭取,日後將會什麼都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wofh0319 的頭像
twofh0319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