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火焰燃燒到達華氏451度,所有記錄人類智慧的典籍都將灰飛煙滅,但卻燒不毀被壓抑的靈魂……

這是一個沒有火災的世界,消防員的工作,是縱火。
這是一個所有的書都是『禁書』的世界,消防員的職責,是焚書。
這是一個沒有知識分子的世界,知識分子,成了城市裡的流浪漢。
這是一個感性被壓抑的世界,沒有故事,也沒有詩。
直到,其中一位消防員開始質疑,讀書,真的是危險又有害的事嗎?
於是,他決定鋌而走險,挑戰這個世界的一切……』

【焚書與禁書】
提及焚書,稍微有歷史概念的人〈橫著看台灣、去中國化的歷史知識可能會對以下提到的歷史感到陌生,或許是因為書包往前背跌得腦震盪了〉,總不免想起秦始皇"焚書坑儒"那段歷史傷痕。為何秦始皇要滅絕書與儒士?書和儒士真有如此妖魔可佈嗎?「書只是儲存許多我們生怕自己忘卻東西的一種容器。書本身毫不神奇,神奇的是書上說的東西,是它們如何將宇宙的一鱗半爪縫綴成一件衣裳。」(P.123)書上的這一段話,我們清楚了,秦始皇要焚的不是書不是儒士,而是知識與思想。

秦始皇藉由焚書坑儒來滅絕知識和思想以貫徹國家領導人的絕對控制權力,焚與坑看在今日世人眼裡是件多麼野蠻無理的舉動,但只要領導人物試著要掌控的慾念沒變,焚與坑只是套上了合理的外衣,迫害、無理的本質並沒有變化,今日的名稱或許稱做「禁書」。

2006年底在台北當代藝術館的"Naked Life赤裸人",策展人徐文瑞援引義大利哲學家阿岡本的赤裸人概念---被國家主權以例外狀態,或戒嚴等理由,加以驅逐或監禁的人,這些人有自然生命,但是卻因各項公民權被剝奪,而喪失存在的政治與社會意義。展場中很有趣的一件作品是兩位荷蘭藝術家的"叛逆出版社",陳列的書單是有趣又極其危險的,例如:「簡簡單單偽造身分證」「戰勝帳單--如何在外吃飯不付賬」「大麻美食食譜---大麻料理的高等藝術」「政府潛入--你所不知的政府作為」「違法者聖經--如何用憲法權力逃避司法體系」.......這麼有趣的一串書單卻也必定是名列禁書書單,書何以要禁,因為它們將嚴重危害到社會秩序與道德倫理所以禁,那何謂社會、道德秩序?訂這秩序的是誰?又依什麼準則而定?是為了制定者的掌控方便而定?還是為了多數民眾而定? 「禁」這行為,就包含了上對下的權力關係在運作的。

或許我們先來看看書皮、序裡一再提及的"麥卡錫主義"。麥卡錫主義興起於二戰後的美蘇冷戰時期,為了防止共產勢力的坐大,麥卡錫主義者提了一連串監視、禁制的法案與舉動,禁書、限制自由、控管媒體與訊息......。而凡是二戰後接受過美援的國家,皆深受麥卡錫主義的影響。如果你這麼問:「台灣有嘛?」或許我會這麼回:「二戰後的228與白色恐怖的真正用意,你覺得是不是當勢著試著在控管我們的知識與思想呢?」

控管得了嘛? 書中男主角逃脫了,游離在城市的邊緣,當起了"赤裸人"。
我們呢?學習著去中國化的歷史,是在逃離他者(中國?中共?)的框架還是我們只能無奈隨著主導著的意識形態起舞?


【知識與資訊】
「像這樣的書為什麼如此重要?因為它們有質。....它代表肌理。這本書有毛孔,它有特徵,這本書可以放在顯微鏡下檢驗。你會在鏡頭下找到生命,豐盛無垠。毛孔越多,每一方寸所真實紀錄的生命細節就越豐富,你看見的越多,也就越有「知識」....清晰的細節。嶄新的細節。」................................







創作者介紹

Je m'appelle 《Elsa》

twofh031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